李家昭儿

【男神×你】流年

  韩文清×你
  ooc预警

  你和韩文清大概算的上是青梅竹马。
  你是在5岁那年和父亲一起搬去那个城市的。父亲工作繁忙,你又照顾不好自己,所以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靠着邻居的照顾。
  就这样,你和韩文清认识了。
  那个时候的你,瘦瘦小小的一只,上学的时候几乎天天被班里的男生欺负。也不知道大你两届的韩文清是怎么知道你被欺负的,反正从此以后,他总是在放学后在你班级门口等着你。一张初具雏形的钱包脸在一群孩子眼里威慑力不小。
  那时候你总是喜欢拉着他的手,傻乎乎的抬头朝他笑。韩文清也会学着你的样子朝你笑。
  后来渐渐长大了,你渐渐出落的漂亮起来,一双月牙眼微微弯起,吸引了不少男生。
  “你看,有男生给我寄情书诶。”
  你歪着脑袋,看着浅粉色信纸上幼稚的言语,笑的倒在韩文清身上不能自己。
  “不能早恋。”韩文清板着脸,看了你一眼。
  你无辜的叼着棒棒糖,看着他,“我只是想说...这个颜色的纸挺好看的。”
  韩文清略嫌弃的看了那张纸一眼,顺手接过扔进了垃圾桶。
  “将来我嫁不出去就嫁你也挺好。”你极其可怜的看着他,“反正你对我这么好。”
  韩文清伸手弹了弹你额头,没在说话。
  大概是进了初中后,脑子里被老师灌输了大量的男女有别,反倒是你开始渐渐疏远起了韩文清。
  只是每天回家的时候你还会笑着和他讨论今天班里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他也只是听着你说,在你说完后揉揉你头发。
  你就把他当做了自己的支柱。
  后来...他的妈妈去世了。
  那天下着大雨,你穿着自己并不喜欢的黑裙子,哭的很厉害。
  韩文清沉默的抱住了你,你却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阿姨她不要我们了....”你趴在他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听话...别哭了”
  你第一次听见韩文清说话带了哭腔。
  后来韩文清的生活费都是他自己赚来的,你知道他在游戏里帮人代练赚钱,但你绝不会想到,他竟然会选择去参加职业比赛。
  你们就此很少交集,他偶尔回家,你偶尔见他。
  知道那天,你接到一个陌生来电,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抽了一下接了。
  “见一面吧。”
  你们相遇在了一家咖啡店。
  “你...还好吗?”
他更加成熟了,大概有很多人会喜欢他吧...
熟系的声音,熟系的语调。
  “还好。”
  “当初说的没人娶你就嫁我还作数吗,我用我的冠军戒指向你求婚。”
  他拿出一枚很漂亮的戒指,上面有他的名字。
  你的眼角微微湿润。
  “作数啊,一辈子都作数。”
 

 
 
 
 

 
 

【信白】诡案录 ②

♛新人,ooc求不吐槽

♛警察信×法医白

  章二
  深夜十点
  韩信将桌上杂乱的资料整理好,看着变得干净的办公室呼出一口浊气。果然还是这样清爽啊,重度洁癖患者韩信这样想到。
  关闭办公室的电源,拎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向外遍的电梯走去。出乎意料的看见了换上常服带着耳机还叼着一根棒棒糖的李白。
  “哟..韩队。”李白脸上闪过惊愕,在下一秒却又恢复了平时的虚伪笑容,“你还没走?”
  “对啊,发生了这么大案子,作为主负责人我怎么弄早走呢。”韩信慢悠悠开口,“你又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的报告下午就已经交了吧?”
  “嗯。”李白摘了一只耳机,皱起了眉,“幼年男尸的头颅不见了,刚刚去问人事科要了钥匙,想再去案发现场一趟,结果听人事科的人说赵云已经拿了钥匙过去了。”
  两人聊天的时间,电梯已经到了一楼。李白理了理不存在灰尘的风衣,朝韩信点了点头示意再见,向电梯外走去。
  韩信拉住李白,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我送你去吧,正好我对于案件还有很多不明白,就当考察。”
  案发地点所在的小区在城东,离警局不算太远,韩信开车过去也不过十分钟。
  “赵云说他已经下楼了。”李白摘了耳机,将它熟练的捆在MP3上。
  电梯发出了刺耳的鸣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极为响亮。两人的视线齐齐转向电梯,却发现缓缓打开的电梯后,竟是满头是血的赵云。
  赵云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前开了口。
  “韩队,这家的房子漏水啊!”,赵云一脸哀怨的擦了擦脸,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手上的血。
  李白吹了声口哨,眯起了一双精致的桃花眼。三两步跨入电梯, “韩队有兴趣去探探究竟吗?”
  韩信撇了他一眼,也跟了上去。
  电梯升的很快,却没有带走一丝压抑的气氛。
  进入案发现场,李白皱起了眉。这里依旧还留着一股难解的血腥味。
  韩信推开堵在门口的李白,看着地中央的那一摊血迹,顺着视线往上,不出意外的看见了被血染红的吊灯灯罩。
   “啧...把头颅放在台灯上...果然变态。”
  李白看了看周围,想要碰到吊灯,只有可能是将椅子放在桌面然后爬上去,可这危险系数也太大了,凶手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估计韩信也想到了这一点,推来桌子搬来椅子便爬了上去,勉强够上了吊灯,艰难的扯出了一个盘子。幼童的头颅就静静的摆放在盘子上,他的眼睛闭着,脸上还带着熟睡中的稚气。
  而李白却仔细查看起了桌脚,果不其然的看见了第三根柱子下的轻微磨损。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信白】诡案录 ①

♛新人,ooc求不吐槽

♛警察信×法医白

  20xx年    x月x日
  韩信快步下车,一边戴好助手赵云递来的手套一边看着他临时调查的死者档案。
  “韩队,受害者一家三口有两人遇害,只留下一名女子,但她目前状态很不稳定。”赵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一旁的韩信,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刚刚联系了诸葛,马上就能把她送去医院检查。”
  韩信看资料时抽空看了眼一旁精神失常的女子,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大概了解情况,踏入案发现场,虽然有所准备,但冲鼻的血腥味还是让他皱了皱眉。
  “这是一桩碎尸案,凶手应该是将父子二人杀害后碎尸,推测这里即是第一现场。”
  韩信颇为不满的转了转手中的笔在白纸上戳出了几个黑色的墨点,“只是推测?”
  “因为我们刚刚接到报案,所以只来的急...”赵云脸上带上了些羞愧,虽然他已经做到最好,但在面对队长的质问时,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哟...韩队也来了!”蹲在客厅翻动着尸块的法医李白摘下口罩,露出了招牌的完美25°笑脸,当然在韩信眼里,这笑容虚假的很。
  “有什么发现吗?”忽略他让自己讨厌的笑容,蹲下来陪着他一起查看起来血腥的尸块。
  李白嫌弃的戳了戳那块类似小腿的东西,开口:“尸斑退色,出现尸僵,估计是死了5—6个小时”,说到一半,李白突然抬起右手,看了看时间又缓慢接上,“现在是早晨五点,死者的死亡时间基本锁定为昨晚11点到12点。”
  说完李白淡定站起,拍了拍白大褂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快步走向厨房查看剩下塞在冰箱里或者水槽里的尸块。
  韩信特别想知道,文文弱弱的李白看见被割下的头颅为什么会比狗看见骨头还要激动。看他那股疯劲,估计检测报告今天下午就能出来。
  早晨七点,这才是整座城市苏醒的时候。初秋略刺人的阳光使得李白微微眯起了紫罗兰色的眼睛,看向一旁的韩信,脸上依旧是完美无缺的笑容。
  “韩队赏脸吃个饭?我请客?”
  “早饭能花多少钱?”韩信选择从衣兜里拿出墨镜带上在遮蔽蜇人的阳光。
  “蚊子再小也是肉。”李白笑眯眯的接过话,“你要是愿意我中午可以请你吃牛排,三分熟的那种。”
  一想到血淋淋的东西韩信胃里就有点翻江倒海,看了眼笑的正欢的李白,感觉面前的这位法医简直是变态。
  最后两个人还是选择了路边的一家馄饨店。
  李白有一下没一下的舀着碗里的馄饨,看着对面埋头苦吃的韩信,冷不丁的开口,“韩队觉得,凶手有几个,是男是女。”
  韩信蓦然抬头,看着窗外的人们忙忙碌碌的行走,开口:“最少两名凶手,里面至少一个男人。”
  李白鲜少的没有开口呛声,只是淡淡的吃着早饭,思考着自己的问题。